【头家的第一份工】无偿帮教授打6年工每天求菩萨保佑不被骂

作者:    2020-06-12 19:32:01   175 人阅读  918 条评论
【头家的第一份工】无偿帮教授打6年工每天求菩萨保佑不被骂

70年代,当台湾医界还仅有1台电子显微镜,柏谛集团旗下子公司莲芳汉方化妆品董事长林琼婉已将在日本留学习得的血液诊断、细胞病理切片知识複製回台,获台中顺天医院院长陈天机之邀,设立细胞诊断中心,是台湾早期细胞学领域专家。

谈及求学生涯的酸甜苦辣,林琼婉的回忆像打开水龙头似地,一发不可收拾。林琼婉原就读台中医事专科学校,4年级时不知哪根筋不对劲,当同学们都在準备证照考试,她竟跑去询问系主任:「老师,我觉得我的人生不该只是这样,请您告诉我,未来医学的主流是什幺?我还哪些出路可走?」

得知细胞学是未来医学主流,加上父亲受万国博览会主办单位之邀,移民日本担任厨师,林琼婉接受系主任建议,边在日本医院实习,边準备当地医学院插班考试。家中兄弟姊妹多,但家中只有父亲一人有收入,林琼婉只念得起国立医学院,因日本医学院採独招,为了安全起见,她一口气报了近十所学校,心想总会矇上一间。

当时林家住在日本新潟县,国立新潟医大学成为林琼婉的第一志愿,父亲陪她到学校参与口试,还嘱咐一定要有礼貌。

「教授先询问我的外语能力,直接拿出《组织学》外文书,要我当场把英文翻成日文。」林琼婉惊呼,当时只看得懂「食道癌」3个关键字,其余都靠乱掰拼凑,口试委员进一步询问「食道上、中、下哪一段容易产生病灶?」脑中一片空白的她只好乱猜「中段」(注:正确答案为下段近幽门处),当场台下每一位教授都露出扑克牌脸,直到第2题解释白血病特徵,林琼婉才稍扳回一城。

林琼婉创业后忙于工作,把两个宝贝女儿託给在日本的父亲。(柏谛提供)

「教授问我将来想做什幺?我说在来日本之前,台湾教授告诉我细胞学是未来的主流,所以希望自己能学习细胞学。」林琼婉才刚说完答案,当场所有口试教授都大笑出声,其中一人还呛:「妳知道细胞学是什幺程度的人在学的吗?」原来,细胞学当时在日本是给医学院毕业、考取医师执照,才够资格进行的研究领域。

一来一往后,主考官大西义久教授忍不住脱口讽刺「我60几岁,人生中不懂得还很多,我看妳是有一点好高骛远」,接着还有人帮腔调侃「你们台湾有没有电冰箱、电视?」、「妳有吃过豆腐吗?」

眼看是上榜无望了,士可杀不可辱的林琼婉不知哪来的勇气,竟一一反驳:「中国人有句话『人不可貌相』,教授您人生过了2/3,但我人生才开始,您给我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您怎幺知道我学不会?」、「豆腐是源自中国的食物,台湾当然有,希望教授有空能来台湾走一走,您就不会问我这些问题了。」当场台下一阵静默。

出了考场,林琼婉直接对父亲摇摇头,收到成绩单后更抱持鸵鸟精神、不敢打开,直到鸡婆的妹妹帮忙打开成绩单,全家人才知道林琼婉已被录取。开学第一天,大西义久就当着众人的面告诉林琼婉「我收你不是你优秀,我要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份能耐!」

由于日本医学院1科不及格就得留级,战战兢兢的林琼婉每天在学校忙到搭最后一班公车回家,「教授没离开我不敢离开,他走了我才敢去关实验室的灯。」

为了偷看教授如何诊断,林琼婉还自愿担任免费助理,帮忙倒茶打报告,「打报告时,我会顺便看教授是如何诊断,发现有疑问,就把片子抽出来看一看,并用竹籤沾墨,将片子上的细胞做个小记号,之后再找人比较好的教授询问。」

有次,林琼婉因前一堂课下课时间延后,赶不及準时抵达下一堂解剖课教室,硬着头皮敲门后,手套还没戴好,教授就把解剖好的心脏递过来,「我的手本能收回来,心脏就掉到解剖台,被骂到体无完肤,还被赶出实验室,最惨的是我根本不敢离开,只能隔着门板听多少算多少,下课后再跟同学借笔记。」

拼命三娘林琼婉(左)于公于私都是柏谛集团总裁李志诚(右)的贤内助。

林琼婉笑说,有好长一段时间,每天都是苦瓜脸回家,家中供奉一座观世音菩萨,帮不上忙的爸妈只好要女儿出门前先向菩萨祈求,保佑教授能给点好脸色,偶尔母亲会做中国包子,林琼婉就拿到学校当成束脩,压力大到靠吃发洩,衣服从S号胖成L号。

林琼婉表示,自己从小体弱多病、家境不好也不聪明,在人群中总是被忽略,「念书时,我在班上是没有声音的人,同学不愿意做的事叫我帮忙,我都只能点头说好,是出了社会才开始练习表达。」曾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学长姐,因捱不过高压医学院生活,最终辍学回台。

「人的潜力是被逼出来的!」林琼婉回忆,4年级一次见习场合,同学们针对切片报告讨论了半天,「我战战兢兢地举手,问教授能不能表达意见,大家一脸觉得你是什幺东西的表情,直到我发表完看法,教授当场眼睛一亮!」从此众人才对林琼婉改观,大西义久也当场宣布「妳现在问的问题有一定水準,可以多来和我讨论。」

因细胞是人体最小单位,1个细胞就是大千世界,练就一身诊断功夫的林琼婉,毕业后,获得大西义久主动撰写推荐函,将得意门生推荐给台湾病理学权威教授叶曙,之后顺利进入台中顺天医院与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协助创立细胞诊断中心。

回首来时路,林琼婉除了感谢当年教授的严格训练,也感性地说:「我的人生每到一个地方就有一个转折点,原以为就要没路了,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唯一的信念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林琼婉笑说,创业后,因不堪房东多次涨租、要求搬迁,给自己订下「10年内要拥有自己的公司、工厂和住家」3大目标,当时手头上只有200万元盈余,虽然比预定时间提早2年买下公司与住家,但几乎把身上的钱都用尽,「先生差点被我的冲动给吓死,我反而安慰他路是人走出来的,船到桥头自然直。」